您好,歡迎訪問中農威特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關于重大動物疫病防疫政策的思考

時間:2017-10-21 16:45     作者:高世杰


 

由于口蹄疫、禽流感等動物疫病具有高度的傳染性,能夠廣泛傳播并引起巨大的經濟損失。疫病的發生對一個國家的經濟、政治的影響特別大,國家實施強制免疫措施控制這些重大動物疫病的發生和流行。

      一、關聯產業與防疫政策
      1、獸用生物制品產業發展現狀
      近年來養殖業的持續增長和規模化程度的不斷提髙,為動物疫苗市場的發展提供了充足的成長空間。2014年,77家獸用生物制品企業完成生產總值114.37億元,銷售額103.78億元。《獸用生物制品經營管理辦法》明確規定,農業部對定點生產企業實行動態管理。國家強制免疫用生物制品由農業部指定的企業生產,依法實行政府采購,要求把群體免疫密度常年維持在90%以上。
      2、重大動物疫病防控政策
      我國《動物防疫法》規定,國家對高致病性禽流感、高致病性豬藍耳病、口蹄疫、豬瘟等動物疫病實行強制免疫。由于列入國家強制免疫范圍的動物疫病是對人與動物危害嚴重,需要采取緊急嚴厲的強制預防、控制、撲滅等措施的一類疫病,除非有充分的事實和數據說明疫情得到徹底控制或消除,國家一般不會改變對該種疫病的強制免疫措施。
      3、動物疫病防治工作綜合性規劃
      2012年5月2日國務院審議通過了《國家中長期動物疫病防治規劃(2012-2020年)》,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發布的第一個指導全國動物疫病防治工作的綜合性規劃,標志著動物疫病防治在國家頂層設計上有了全新的總體部署,也標志著動物疫病防治工作進入了科學防治的新階段。《規劃》明確將控制口蹄疫、高致病性禽流感等重大動物疫病列為重點任務之首。
      二、疫苗采購與推動作用
      1、重大動物疫病強制免疫防疫補助政策
      目前我國已形成以重大動物疫病強制免疫疫苗經費補助、撲殺補貼和基層動物防疫工作補助為主要內容的動物防疫補貼政策。
重大動物疫病強制免疫補助政策規定,國家對重大動物疫病實行強制免疫政策。疫苗經費由中央財政和地方財政共同按比例分擔,養殖場(戶)無需支付強制免疫疫苗費用。國家對因重大動物疫病撲殺畜禽給養殖者造成的損失予以補貼,中央財政還對基層動物防疫工作實行經費補助。
      2、強制免疫獸用生物制品的發展
      我國采用預防為主的防疫措施,對于疫苗的的質量,國家高度重視。為保證質量,農業部發布了多項疫苗制造規程和質量標準,并對疫苗生產企業采取了非常嚴格的管理措施和市場準入制度。獸用生物制品行業的發展和疫苗公司之間的競爭帶來了更好的疫苗產品、更便捷的服務和更完善的產品體驗,使動物疫病的防控更加科學、高效,為提高生產成績、減少經濟損失、降低養殖成本、提升養殖業盈利能力奠定了良好的基礎,為重大動物疫病的防控發揮了不可磨滅的作用。
      3、重大動物疫病防控已取得的重大成就
      我國的重大動物疫病防控工作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績。今年5月28日,我國的動物疫情報告、區域化管理、應急處置等相關制度獲得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認可,給予了“中國口蹄疫防控路徑設置合理,具有科學性和可行性”的高度評價。
國家采取免疫與撲殺相結合的重大動物疫病綜合防控措施,我國亞洲I型口蹄疫防控工作取得了顯著成效。2015年12月1日,農業部啟動了亞洲I型口蹄疫退出免疫監測評估工作,計劃于2016年下半年起全面退出亞洲I型口蹄疫免疫、開展非免疫無疫建設工作。
      三、弊端凸顯與制約發展
      1、獸用生物制品企業的發展
      起初的重大動物疫病疫苗行業生產廠家少,普遍生產規模較小、品質良莠不齊,市場也處于國家下達計劃、各省分批調貨、年底憑省級獸醫站收條到國家獸醫總站結賬的“計劃經濟”時代。尤其是疫情高發期產品嚴重短缺的矛盾,造就了企業與市場關聯度不高、“皇帝女兒不愁嫁”的現象。
      隨著國家防疫政策的不斷調整和疫苗經費的持續增加,獸用生物制品行業飛速發展。一方面廠家增多、質量提高、產能過剩,另一方面用戶對產品使用和伴隨服務提出了更多更高的要求。
      2、行業狀況與信任危機
      實行強制免疫疫苗的招標采購雖大幅提升了動物疫苗的市場規模,但也帶來了結構性產能過剩、產品同質化嚴重、研發不足等問題。近幾年動物疫苗市場競爭尤為激烈。在競標過程中,各企業大打價格戰,盲目追求低價中標,導致部分企業降低產品的質量、減少售后服務等途徑來壓低成本。低價競爭大大挫傷了企業進行技術改造、提高產品質量的積極性,嚴重損害了行業整體形象,極大阻礙了產業的良性發展。
      激烈競爭導致“政采”疫苗價格過低、個別企業品質難以保證,有些養殖戶轉而采購價高質優的進口疫苗和國產高端疫苗。而某些媒體和行業內人士也有同樣的觀點,致使政府采購疫苗信任度下降。
      3、國家疫苗采購政策的變化
      政府采購進入了成本高效益低、格局固化、市場膠著的時期。低價競爭、政府采購的弊端,國內市場急切呼喚高品質獸用生物制品出現。2011年農業部派出3個工作組赴6個省份就政府采購疫苗的相關情況進行了實地調研。國家將逐步取消政府采購招標的方式、轉而將經費補貼給養殖企業,重大動物疫病疫苗“直補”開始成為行業人員關注的熱點。
目前,重大動物疫苗銷售由政府采購為主,向市場化過渡的趨勢加快。一方面,政府采購權下放地市及縣區一級,各地市甚至縣區調苗話語權增加。另一方面“政采直補”將會使得政府采購數量減少、自主采購終端用量放大,市場進一步擴容。隨著主管部門疫苗采購方式的逐步改變,“直補”養殖場政策呼之欲出。
      四、政策突破與企業應對
      1、發展畜牧業的需求
      我國政府招標苗市場競爭激烈,成長空間有限。而市場苗憑借更高的免疫效力日益得到養殖戶的信賴,為市場注入了新的活力,市場容量成幾何倍數增長。
      國家的重視和投入增加,畜牧業的飛速發展,對獸用生物制品無論是從品種數量、還是從質量上都提出了新的要求。我國經濟保持穩定上升,畜牧業、農業、種植業也保持良好的增長速度,對獸用生物制品有良好的剛性需求,為獸用生物制品的發展提供了良好的發展契機。
      2、疫病防控需求“直補”政策
      基于《獸用生物制品經營管理辦法》生產企業可以將國家強制免疫用生物制品銷售給“符合相關規定的養殖場”的規章制度,口蹄疫疫苗企業紛紛上市區別于政府采購的高端客戶專供口蹄疫疫苗。
      重大動物疫病疫苗“政采直補”和終端市場的開拓,對于企業乃至獸用生物制品行業來說,都具有十分重大的意義。不僅填補了我國口蹄疫防疫工作中高端客戶群體選用疫苗的長期空白,讓用戶有了選擇空間,而且滿足了養殖戶對品質、技術、服務的更高要求。不僅分散了政府采購的競爭壓力、有利于產業的良性發展,而且擴充了疫苗市場容量、顯著提高了獸用生物制品企業的經濟效益。
      3、宏觀管理政策的調整 
      重大動物疫苗市場化將是獸用生物制品產業未來的發展方向。重大動物疫病疫苗采購政策的變化、“直補”政策的呼之欲出及至落地實施,要求國家相關部門從管理層面做出宏觀調控。一要加強獸藥監管信息化建設,強化信息系統、提高監管工作效率;二要適應獸醫行業發展需要,積極進行管理體系和法規制度建設;三要加強流通渠道的管理,深化獸藥市場專項整治活動;四要加強養殖戶動物防疫意識;五要穩定動物防疫監督隊伍,落實從業人員衛生保護和醫療保健措施。
      4、獸用生物制品企業的應對舉措
      最近兩年取消政府采購的呼聲不斷,政府主管部門也在探索新的補貼方式,取消的可能性在逐漸增加。政府采購政策的調整、防疫制度的改變和市場壟斷的解除,將是獸用生物制品企業對行業分析的重點。
      對以政府采購疫苗為主營業務的企業而言,要從戰略上轉變發展思路。首先,企業要以市場需求為導向研發創新,推出毒株更新及時化、培養工藝“懸浮”化、生產原料去生物化、疫苗抗原純凈化、質量評價直觀化、疫苗儲運冷鏈化、新品疫苗聯苗化的產品。其次,企業要用特色的技術服務給用戶帶來附加利益,為養殖戶提供個性化的疫病防控解決方案。最主要的是要狠抓產品質量,把獸用生物制品的質量不僅體現在用戶、價位、包裝、運輸的提高上,更要體現在產品內在質量的高端上。
      農業大國的國情特征、畜牧業和養殖行業的重要位置,注定了我國動物疫苗產業廣闊的發展空間。同時也為企業造了展現實力、產業報國的寬廣舞臺——成為我國“堅持以人為本、堅持預防為主、堅持依靠科學防控、堅持依法治疫”的動物疫病防控體系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聯系電話:0931-8341192
微信掃一掃
97超碰免费视频青青草